白银案罪犯高承勇:我的心理出了问题有时很善良有时很疯狂

发布日期:2019-09-18 09:1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“人民公安报”微信公号1月3日消息,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,当天上午,白银连环杀人案罪犯高承勇被执行死刑。

  1988年到2002年,高承勇在甘肃、内蒙古两省区共杀害11名女性,年龄最小的被害人只有8岁。31年后的今天,一切终于尘埃落定。

  2018年1月19日上午,人民公安报记者随公安部疑难命案积案攻坚工作组到达甘肃白银,在看守所里见到了高承勇。为了避免引起他的情绪变化,记者把采访提纲交给案件主审员——白银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副支队长强明生,由他提问,记者在一旁记录。

  高承勇:看不透就别看了。我也没办法。有些事实在是想不起来了,今天晚上的管家婆的图,细节也记不清了。我也常常想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这么做,总之是命太苦了。

  高承勇:做了那个小女孩的案子后我也想了好几天,问自己为什么这样做。我也想控制自己。可我的心理出了问题。有时候很善良,有时候很疯狂。

  高承勇:迟早的事。我一直关注着新闻报道。后来也在网上看。最后一次是从微信里看到的。后来我听说公安部来人查,我感觉快出事了。我想到外地去,可是还没走你们就来了。今晚的解码诗

  高承勇:我上学的时候有个女朋友,她无可挑剔,长得好,学习也好,对我也好。只是后来她考上中专,我配不上她。后来认识了我老婆,她和我性格不合,是个直性子,但是心好。我一开始不同意结婚,但是父亲借钱帮我操办婚事,最后还是结了。

  据白银市白银区看守所副所长陈声波介绍,他曾对高承勇做过多次心理测试,感觉他内心的那道门是封闭的,不会轻易对任何人打开。他是一个充满戒备心理,防卫心理的人。每次提讯高承勇时,陈声波都试图尽力打开他的心扉,探索他的犯罪根源。但是,每当谈话进行到关键时刻,涉及到关键问题时,高承勇都会对抗和抵制,要么闭口不说,要么顾左右而言他,要么瞎说一气。

  高承勇对外界信息的接纳属于分析型的,在做心理测试题时,他每道题都会仔细看很多遍,认真斟酌,揣摩,而后再答题。而最终,得出的结果是他属于正常型心理。

  偶尔,高承勇心情好的时候,也会提起生活中那些温暖愉快的事,譬如,他小时候和妈妈在老家时,妈妈炒菜,他添柴烧火,帮妈妈做饭的事,譬如他和初恋女友的感情。

  更多的时候,高承勇的内心里装着的都是一些负面的情绪,譬如他始终认为自己是一个很自卑的人、孤独的人,甚至也承认自己是一个变态型性格的人。由于性格孤僻,内向,他的人际关系一直都不怎么好,几乎没有什么朋友。

  高承勇接过笔来,画了一座房子,一棵树,还有一个裸体的男人。他画的那座房子,很像一座庙宇。画的裸体男人有些像他自己。

  他希望早点执行死刑,尽快了结这些事,日子越长,给家里人带来的压力越大,影响他的两个儿子。他活着一天,他家里人就牵挂他一天。他死了,时间久了,家里人就把他忘了。时间能解决这些问题。

  高承勇还问起吴育祥捐献器官的事,说能捐的话就捐了,能给一部分钱赔偿被害人家属,赔多少算多少吧。